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评论文章 > 正文

宠辱不惊 去留无意
2012-12-29 01:21:56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宠辱不惊 去留无意---我眼中的刘景芳金泽珊松花江,江水清,夜来雨过春涛生。这是清代康熙皇帝赞美松花江的诗句。每当我乘车置身于松花江公路大桥时,心情豁然开朗,滔滔江水幽古而绵长,清秀的品质养育了无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宠辱不惊    去留无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我眼中的刘景芳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金泽珊



  “松花江,江水清,夜来雨过春涛生。”这是清代康熙皇帝赞美松花江的诗句。每当我乘车置身于松花江公路大桥时,心情豁然开朗,滔滔江水幽古而绵长,清秀的品质养育了无数历代文化名流。松花江是满语“松阿里乌拉”转译,意思是从天而降的河。以此为界,当地人习惯地把两岸称为“江南、江北”。我居江北,造访江南的野芦堂必由此经过,野芦堂主人是我的好友刘景芳先生,一位可敬的兄长,一位有着丰富生命经历的书家。
      与景芳兄相识缘于前些年一次展览上,其思维敏捷,举止谦和,严谨而不呆板,诙谐而不张扬,印象极为深刻。由此开始频繁往来,了解日深,经常腻在一起,彼此极为投缘。与景芳兄相处,平淡而自然。如品一杯香茗,徐徐渐进,醇厚悠远,回味无穷。景芳兄性情随和,处世通达,极善交际的他却也个性十足,并非相识即交,道不同绝不为谋,在他的心灵深处有一个极其精确的天枰,进退自如,令人钦佩!景芳兄乐观开朗,但在其背后却藏匿着一种特有的孤独,这种孤独是一位书家在完善独立个性过程中的一种超然心境,也是对心灵深处完美释放的一种企盼。时下,许多人是不甘于这种寂寞的,赶潮流,追时风,沉醉于世俗的喧嚣和生活的公娱之中,满脑子充斥着公众的流行思想和时尚观念,患上了时弊,丧失了真正的独立艺术个性。景芳兄面对眼前的一切,则静观其变,大有“宠辱不惊,去留无意”之态。他埋头在自我独立艺术思维里,默默地探求,寻找着自己的艺术语言,徐徐地展示传达着自己的内心世界。
      景芳兄其书得力于晋唐,点画精到,格调高古,清雅秀逸。说道高古清雅,不能不提及景芳作品中质朴墨气和幽深的意境。似山间清泉,自然清澈,涤尽尘俗却渺无声息。又如箫声一曲,沁人心扉,于沧桑轮回中领会天机。景芳作书用笔轻灵洒脱,快慢相宜,基调平和中透着浓重的书卷气。正所谓“物障者见糟粕,通达者见精微变化。”其书最可贵之处在于不去过分计较造型的变化,不利用功力玩弄笔墨取悦于人,而是更注重一种气息的把握,心态的控制,平中出奇,弱化并雅化载体本身,以道法自然为胜。在他的多数作品中,很少看到笔画狼籍,点线满纸的“加法”,更多的是温文尔雅,恬静简约的减法,以少许胜多许的高超驾驭能力,这是一种学样的流露,腹有诗书气自华;可见景方作书着眼处已非简单技法角度的得失,他在寻找背后的支撑点,不想把书写的意义变得空泛苍白。
      当写下这段文字,已近子时。忽忆景芳兄有云“;最吝惜者,时间也。”亦有同感,不禁黯然。吾生有涯,仅弹指间耳。艺无止境,过程最美。弃案移步,见窗外繁星点点。。。。。。
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知镰于江北寓所

相关热词搜索:宠辱不惊 去留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漫说野芦堂